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与绯闻风骚女同事
与绯闻风骚女同事
 小洪是从别的单位后调到我们单位的,她调来之前我就听说过她的绯闻,说是她和同一个单位的某某有男女关系云云。她人长得并不漂亮,个子也不高,会来事儿。她调来不久我隐约发现她有时似乎在向我暗送秋波,有一天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她刚走到我的身边我猛然拉住了她的手,她并不感到惊讶反而心领神会的笑着,是那样的自然,因为是大白天而且是在办公室,怕人看见我很快松开了她的手,同时约定晚上八点在河边见面。


  已经是深秋季节,秋风瑟瑟,一轮明月高高挂在天上,我们两人面对面站在河边的沙滩上,还是她首先打破了沉默问道:“冷不冷”,“不冷。”我回答说。“你穿的太少是不是冷啊,要冷我们回去吧。”她穿的是单位发的一套工装,听我这么说只是摇摇头没说话。我又向前走了两步,一只手拉住她的手,另一只手慢慢伸进了她的裤子里。工装的裤子裤腰是松紧带做的,手很容易就伸了进去,当我的手接触到她的阴毛,只感觉她的那个地方软软的,我没有继续动作,只是在上面揉了几下就把手从她的裤子里抽了出来说:“你穿的太少了,别感冒着,我们回去吧。”她点点头表示同意,于是我们各自回了自己的家。


  时间一天天过去,有一天我老婆外出办事不在家,上班时我偷偷告诉她,让她晚上来家里,可能是怕路上碰上熟人,晚上九点多了她才来,听到门响我知道是她来了,赶忙去开门把她让进屋里,怕邻居发现没敢开灯,只能借着窗户透进来的一点光亮,我们俩脱了衣服上床钻进被子里,都是过来人,我直接压到了她的身上,把鸡巴插进她的屄里抽插起来,她只是声音很小的呻吟了几声,也是怕别人听到,过了十多分钟我要射精了,怕她怀孕还是体外射精的好,射完精帮她擦干净听她小声说:“怎么这么快,”“我怕有人来把咱俩堵在屋里,那样可就惨了。”我也小声说。“这么晚了谁会来。”她接着说。“那可不一定,还是小心点好。”我说。“你说的也对,那我回去了。”她起身穿好衣服下了床。“用不用我送你。”我问。“不用。”说完她轻轻打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
  就这样我们每天照常上班下班,日子久了,想想那天晚上的情景,心里又有些痒痒,琢磨什么时候有机会能再插她一回。没想到她也有同感,那天上午上班以后我坐在办公室看材料,她兴冲冲地敲门进来,看看办公室里没有别人,走到办公桌前悄声对我说:“小隶(她的爱人)单位公出今晚不回来,你去呗。”我喜出望外,使劲点了点头道:“还是九点,不见不散。”


  晚上九点,我准时来到她家,看见屋子里没有点灯,推开院门走进院子随手把院门带上,又轻手轻脚走到房门前,轻轻推了一下,房门开了,我缓步走进去。她家也是两间房,一进门是走廊,右侧是客厅,左侧是卧室,走廊顶端是厨房,当我走到卧室门口推开门,也是借着窗户透进来的一丝光亮,只见她一个人盖着被子趴在床上,看见我进来小声说:“冷吧?快过来。”我小心翼翼走到床边,“不冷。”我说。说完就脱去衣服钻进了她的被窝,两个人在被窝里好一阵“折腾”之后,时间已经到了深夜,看着她满足的神情,我在被窝里躺了一会儿说:“太晚了我该走了。”她点头说声行,我起身穿好衣服,又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去。


  夜深人静,一个人走在空旷的大街上,不知怎么,自己有一种做贼一样的感觉。


  时间如梭,一晃几个月过去了,我和她再也没有过偷情的机会,两个人心里都很急。一天上午我去仓库查看备品,发现地上有一块体育锻炼用的垫子,心里当时就有了主意。单位仓库不太大,但管理的很好,物品摆放井然有序,地面打扫的也很干净,我在摆放备品的架子上拿了一面彩旗,铺在垫子上试了试,感觉挺好的。单位仓库管理员是个快退休的老女人,姓李叫李霞,经常出去采购物资,这就是一个好机会。下午上班以后我把她找到我的办公室,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她,她什么也没说冲着我笑了笑。打那以后我们就趁李霞外出采购物资不在单位,经常在仓库里约会偷情。


  时光荏苒,这样“性”福的日子没过多长时间,不知什么原因,李霞就一直呆在单位,也不外出采购物资了,她不出去我们就没有约会的机会。好在单位没有更夫,由单位职工轮流值宿,又给了我们一次“艳遇”的机会。轮流住宿是每人一次值一周,这周正好轮到我值宿,下午下班前我又把她找到办公室对她说:“今晚我值宿你能来吗?”她点头表示能来。“那你九点来,来了以后别来值宿室,在围墙边上那棵大杨树下等我就行。”我接着说。晚上快九点的时候我来到大杨树下,她果然在那里等我。因为是夜晚,院子里静悄悄的,我让她转过身双手扶在树上对她说:“呻吟声小一点啊,别让别人听到。”说完我解开了她的裤腰带,把她的裤子退到了膝盖下,她明白我要干什么,把屁股撅的高高的等着,我用手摸了摸她的屁股蛋,然后把自己的裤子也退到了膝盖下,把已经膨胀起来的鸡巴插进了她的屄里,开始抽插起来,开始我还知道轻点慢点,随着阴茎阴道摩擦产生的快感,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力度也越来越大,小腹撞击她的屁股发出来轻微的啪啪声,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,可能是受到环境的刺激,我很快就射精了,精液射在她的屁股上,也没来得及给她擦,就帮她提上了裤子,让她回家我回值宿室了,因为实在是怕被人看见,那样就麻烦了。


  我俩的这种关系大概保持了两年多时间,后来我听有人说她和当地政府领导以及行业主管领导都有一腿,我的醋意大发,因为当时我对她是动了真情的,于是我开始冷淡她,很长时间不去找她,有时她主动约我,我也推脱有事而婉言拒绝她,不久我被调到另一个单位工作,我俩的那种关系也不了了之了。


  【完】